云南园三:逐渐凋零

 
 
 
 
 
 
 
 
 
 
 
 
 
 
 
 
 
 
 
 
 
 
 
 
 
 
阿果图文20060609

到云南园,新加坡华校标志最后一道徒有其表的壁垒。古色古香的旧行政楼成了那段历史移不走的一道风景。恍若最后的贵族,在遗忘的角落兀自挺拔,坚持残留的倔强残存的傲然,渐次无语。

站在南大最高点,眺望是一种思绪的旅程。漫无目的的思索,千丝万缕在风中在空中化开飞散。当年在黄城读中文,谢美德老师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有时会带着微笑回忆说:「最难忘是云南园的山路了。从牌坊还得走好长的路才到校舍。校舍在山上,每日都有爬不完的阶梯」我们那个年代南大早已断了人文的阶梯。在班上听谢老师叙述往事,厚厚的镜片难掩她双眼一抹神采,一闪而逝,洒落在回头也寻不着身影的来时路上。

来到有山的地方,总会不经意要寻找最高点。登高是我人生的根本养分,是我文化的有机构成,早已随着古人诗词境界,纳入不可分割的体温。登高望远,是古人的胸襟,我站在古人的基础上,寻索生命谦卑的力量。天地亘古,悠悠无情,山脚下而今的南大学子,怀有此等感知而独自怅然的,尚有几人?唯能说,登高的文化早已在岛上,断了根。

一排瘦长的阶梯顺着山势蜿蜒而下,想当年多少如谢老师的华校子弟,曾奕奕的朗朗的满腔赤忱,从山脚拾级而上。也不过是340年前的事罢了,却仿佛渊远得毫无凭据了。忽而想起我的姐姐。若她幸运的话,当年理应也该在这排阶梯上,留下灿烂的笑语。姐姐长我9岁,就读传统华校,常为写大楷小楷毛笔字也愁眉,然成绩还是不赖的。姐姐也曾喜欢画些简单的小图,写些少女情怀的文句,浪漫得在书签上抄录名家的话语。我总是象甩不掉的鼻涕,跟在她的身后兜兜转,什么李清照啊,什么徐志摩啊,就这样似懂非懂的算是认识了。

然姐姐还是不幸的。中二那年,国家翻天覆地改革教育制度,传统华校被送上断头台。一夜间,姐姐的求学字典里,不再存在地理、历史、几何学、微积分,还没来得及回过神,geographyhistorygeometrycalculus已席卷而来,无视姐姐慌措茫然的眼神。勉强完成初中学业,姐姐16岁就踏入社会。16岁啊!还是织梦的年龄,然实际的社会允许姐姐织梦否?

只能说那是个必须牺牲部分子民来成就其他子民的年代。每个时代,都有政治制度的牺牲品。我国掌权者的高瞻远瞩,从来就不等同古人登高望远的人文胸襟。他们根本无法领略登高的心灵境界。于是乎,登高的人,逐渐凋零。

上周末,南大国立教育学院中文系周清海教授度65岁寿辰。李光耀在贺词中苦口婆心要华族子民,珍惜现今薄弱的华语环境,保持竞争力,方便与中国经贸往来。还是实用问题,非文化问题。掌权者强调双语政策。然细思量,所谓双语从来就只是实际用语,无关文化用语。几代人下来,满街都是一开口的东不成西不就,言谈空泛乏味。没有文化语言的民族,就没有深厚文化底蕴,是何其可悲。政府欲亡羊补牢,然政府明白问题症结所在否?当初一手造就的大环境,牺牲了整整一代人,又殃及了后来几代人,早已成了无底黑洞,如何弥补?

旧行政楼现已成了华裔馆,成了研究南洋华裔文化的中心,原来都是消亡的历史了。那活生生的又是什么?我独自在云南园最高处,阵风吹来,吹散了谢老师那一代人的足迹,凄清得怎一个心寒了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听风的歌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 Responses to 云南园三:逐渐凋零

  1. Tang说道:

    我也错过了南洋大学的年代,只能在后来上 NTU 的几年凭吊当年那些轶事。
     
    http://de-er.blogspot.com/

  2. 羽翔说道:

    同意!掌权者都是重理轻文的功利主义、现实主义者,这一点连他们自己也从不否认。政府在亡羊补牢了吗?我怎么一点也感受不到这样的诚意?嘻嘻。:p不过,许多人觉得语文程度是“一代不如一代”,但我却很愿意相信“江山代有才人出”,传灯的人,会把漫长的黑夜渐渐点亮。

  3. sally说道:

    古往今來,我們與古人踏著同一塊土地,但卻有著風景人事皆非的感覺。也許這就是世代交替必然產生的現象吧!

  4. Chwen Ping说道:

    进来歇一歇,我有点累了…

  5. hunny说道:

    真的觉得阿果姐姐很可惜呀~人生起伏如波浪潮水般难衡量~

  6. breezygreens说道:

    看了你的画,想起在黄城常唱的那首歌“风儿请你不要太匆忙,停下脚步,我有话要对你讲,让我骑在你的肩膀上,随你到那遥远地方……”。
     
    很可惜的,除了一星期的写作营,我和云南园始终无缘,虽然从小就一心向往到这古园去,怎奈念大学的时候只有肯特岗办中文系,等到云南园开中文系的时候,我早就毕业了。
     
    这当中的时差,就好像当初执意在大学念中文,甚至想报读北大,被同学们笑我傻,公司也不太愿意发“到中国大陆念书”的奖学金;今日却见许多人为了赶上经济快车,突然对华文和中国产生兴趣。
     
    阿果在工作之余,还有精力上课和做作业,真令人佩服。

  7. Coral说道:

    才发现,老哥的画很是感动人。抱抱老哥,秋天了,别人情绪入冬哦。

  8. Unknown说道:

    读《.九.评.共.产.党》 做.三.退.保.平.安 全.球.退.党.热.线.电.话:001-416-361-9895 邮箱:tuidang@epochtimes.com (请使用海外邮箱和破网软件配合发送.三.退.声明)更多请访问 美好未来 获取破网软件

  9. Unknown说道:

    Hi,Do you have used lcd screens, lcd monitor used, surplus lcds and scrap LCDs? Please go here:www.sstar-hk.com(Southern Stars).We are constantly buying re-usable LCD panels.The re-usable panels go through strictly designed process of categorizing, checking, testing, repairing and refurbishing before they are re-used to make remanufactured LCD displays and TV sets.Due to our recent breakthrough in testing and repairing technology of LCD, we can improve the value for your LCD panels.
    Contact Us
    E-mail:sstar@netvigator.com
    website:www.sstar-hk.com[b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