倏忽

觉竟有点surreal

今早8点钟才拧着相机目送一批同学离开山庄,前往香港。之后10点钟,又轮到我们一组5人,挑着大包小包行装,告别广州明丽的晨光及徐徐的清风,告别两个月日积月累的情感,抖一抖风尘,百感交集,难以言明。转眼,已飞过千万哩,回到自己熟悉的小房间,回到如常。又一个阶段结束了。才一回眸,仿佛发生了一些什么,又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可以想象,此刻白云区同泰路颐和山庄我们的宿舍,是何等冷清一片。

从明日起,已无需钮开电视第一时间查看气温,再决定当天该套几件衣物。从明日起,也无需冲一杯咖啡蒸几个麦香馒头匆匆果腹,然后赶搭专车前往广外上课,等着老师的折磨。推开门窗,阳台外再也不见后山的高塔。开车上路,车窗外也不再是羊城的天空,时而湛蓝时而灰蒙。

星期日早晨,我们回广外考口译。沿途经过同样的风景,从保利山庄经广外西门往广外北门,一整排的商店、餐馆、超市、书屋,都留有我们倏忽的身影与曾经的足迹。同学的兴致很高,在车上笑着与风景逐一道别。再见了!阿英靓汤!再见了!德宝超市!再见了!白云书屋!

再见了,我们一生中这奇特的两个月,倏忽地到来,倏忽地远去。

人生最大的包袱就是情感。才一提起,又得舍弃。这是老天与多情之人开的残酷玩笑。人在一回又一回的玩笑中,默然老去。除了如此,还能如何?

昨日结业典礼结束后,陪高中的级任老师闲逛广州。老师而今已是南大中文系主任。兜兜转转18年,又再次成为她的学生。从上下九我们步行到沙面,老师走累了,我们转入某家酒店咖啡馆,坐在靠窗的雅座,分享一壶热茶。那感觉也是很surreal的,仿佛洒在窗外午后的日光,穿过古老樟树的枝蔓,打在古老建筑的粉墙,成了这18年间中斑驳的记忆。老师明显老了,膝盖不好,走起路来,说起话来,节奏很慢,慢得隐隐约约还拖着寂寞的身影,欲语还休。给老师斟茶,陪她查看古老建筑的历史说明。我是老师教过的学生当中,最没出息的。但能在异乡的寂寥午后,给老师作个伴,我还是成的。

18年就如此一晃而过。人生本就是倏忽的,还没来得及握紧,却已烟消云散。再回首,欲语还休。

 
 
 
 

 
 
 
 
 
 
 
 
 
 
 
 
 
 
 
 
 
 
 
 
 
 
 
 
 
 
 
 
 
 
 
 
 
 
阿果图文20062212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听风的歌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倏忽

  1. Feeling说道:

     
    终于这篇以没有文字重叠的现象出现。
     
    这是仿佛若有所失的感觉吧?
     
    祝~ 冬至快乐, 圣诞快乐, 新年快乐 ~

     

  2. 羽翔说道:

    没有文字重叠?之前看到人家说文字重叠我还不相信,现在却真的见到了。重叠得一塌糊涂啊,根本看不见内容啊。

  3. sally说道:

    人生總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不同卻連接著,很精彩不是嗎?
    冬至,新加坡吃什麼?台灣吃湯圓,各種湯圓,很多口味,我個人覺的酒釀湯圓最好吃了!
    祝耶誕快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