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无风雨也无晴

家食阁的复古装潢确实造作过了火。乱七八糟地卖弄,独忘了复古的精髓:简朴贫瘠,而非浓妆艳抹。但也怪不得,这年代谁还在乎简朴贫瘠?然卖烤面包摊位的木桌椅,我还是喜欢的。我们三人吃着面包、鸡蛋、咖啡或奶茶,地道的南洋风味,聊了整个上午。三个媒体人,合起来岁数已过百;玻璃墙外团团墨云,翦翦飞雨,我们学着白首忘机。

阿理是老同学了,依然笑脸盈盈,架副眼镜,淡然自若间,扛下整座地狱。Thinker大姐相识数月,见面却是首次,爽朗的眉宇间,略见愁绪。我们谈着伪文人,谈着scholars,谈着报界,谈着新媒体。她们谈起自身的使命,谈起憧憬。飞扬的语气,虽满腹牢骚,我在她们眼神闪过的一抹疲惫中,感受到她们很努力的积极。

使命感是阿理自己说的。她永远搁不下的就是使命感,重重地扛在肩上,无怨无悔地走入地狱,正如当年她欣然担任班长,接任学会副会长一样。本以为她会从政,她讶然一笑。没人请我喝茶,她说,从政也不是我的那杯茶。阿理继续小心翼翼沿着泥沼的边缘走着,明知前路难行,她让自己别无选择,毅然前进。

阿理是理性的。我想念的还是感性的非心。散文与诗歌,渐行而渐远。而那也是她的第一本作品集,「渐行渐远」,还是找我帮她设计封面的。问她是否还在写。很忙,她说,顿了一会儿才补上一句:长恨此生非我有。轻描淡写就掠过沉沉的无奈。淡淡一笑,摇了摇头。何时方能忘却营营,谁能晓?

闲聊间,阿理提道得做好准备,老了住进安老院。她笑着转述李老师的话:只怕你到了安老院,也得当班长。我笑说,才不到安老院去,宁愿找个深山,当个隐士,老死野外。我总是如斯不切实际。

道别后,独自开车回家。一路风雨阴霾,飘飘渺渺寒意恻恻。

报道说,未来几天将继续阴雨绵绵。是兼济天下也好,是独善其身也罢,旦求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07-图文的温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也无风雨也无晴

  1. Y.M.说道:

    关于“班长”的那一段对话,如今仍萦绕耳际,当时的画面也很有趣。
    你们的李老师实在太了解班长了。
    隐士也很符合你的性格。
    而当时坐在中间的我,也总是在两者之间辩证…
    孔子、庄子和惠子在一起聊天的话,不懂是不是会这样。

  2. breezygreens说道:

    李侯金闺彦,脱身事幽讨亦有梁宋游,方期拾瑶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