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的唠叨

想鸡蛋早就忘了这家麦当劳了。

大老远的她背着言言,随老公从台北飞回新。由于订不到机票,只好先飞KL,再到马六甲探亲,之后搭长途客车,数小时风尘仆仆回来,气都喘得颠颠簸簸。我望着鸡蛋抱着14公斤的言言,仿佛抱着一座心甘情愿的小山,虽唠唠叨叨的,却怎么也舍不得放。

记不得是什么情况下认识鸡蛋的。对她最早的印象,是同学口中的那张passport photo,照片中的鸡蛋蓄长发,电成细细密密的卷曲,同学戏谑是快熟面。她自称石头,想是因为作为家中老大姐,脾气得够倔够硬吧?然我们都清楚,她的强硬都是虚张声势的,看她架着圆圆的眼镜,蹬着短短的双腿,气急败坏的神情,仿佛再滚多几步,内在的胆怯都要露馅了。

我们都喜欢文学。然风格又很不相同。她醉心小说,文字力求干净简洁立体,时不时跳出时代尖端的气息,铿铿锵锵的,如掷地有声的石头颗粒。那是一种独立时代女性摸索的身影与声音。鸡蛋在小说中,完成她渴望的独立。毕业后有一段时期,我们都迷上了俳句,还莫名其妙异想天开,学人家玩起交换日记,乐此不疲。在文字的世界里,鸡蛋充满白纸黑字的自信,一行接一行,痛快地将生命中种种不如意,一笔勾销。

她匆匆回国。我们这群死党只能陪她匆匆吃顿简单的午餐。言言已经有鸡蛋半个身高了,壮得犹如面包铁甲人,特别好动,特别粘妈妈。鸡蛋不断从大包包中掏出大大小小的玩具,哄他骗他,没一刻得以停下,让自己好好吃一口东西。如果时间能倒流,宁愿不生。鸡蛋又唠叨了。如果能再选择,宁愿不嫁。当初鸡蛋孤注一掷,决定远嫁台湾,我们皆忧心忡忡。看她踟蹰一段艰辛的婚姻道路,近乎崩溃地寻索幸福,我们却爱莫能助。但她自己应该很清楚,人生不是她笔下任意创作的小说,可以重新来过。她渴望的独立,无法再去经营。

记得那年她赶荣誉论文,约了某会馆的负责人面谈,地点就在住家附近的麦当劳。对方是中年男子,鸡蛋慌张地不敢单独赴约,最后一刻来电求助。她总是让幻想掉入死胡同,困成黝暗而恐怖的地狱。初到台北的那段日子,她同样陷入黝暗而恐怖的地狱,然她只能单独赴约。没有我们为她壮胆,她学着做真正的石头。

那天吃完午餐,开车兜鸡蛋母子到某处,在路口停下等待左拐,言言忽然很兴奋地嚷着:麦当劳!鸡蛋很开心地回应:对啊,就是麦当劳。我笑着也转头瞧了一眼,霎时又忆起,当年中看不中用的鸡蛋,心慌慌地站在门外,眉蹙得一塌糊涂,等着同样中看不中用的我,傻乎乎赶巴士前来搭救,不正是这家麦当劳?原本的红砖门面由简约干净的苍白所取代,仿佛12年也就如此,退得干净而苍白…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07-图文的温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鸡蛋的唠叨

  1. Unknown说道:

    有没有搞错啊?同死党诉点儿苦,居然被说成是唠叨啊?太不近人情了吧?!Boo…hoo..hoo…
    人总有累得脆弱的时候,唯有看见心情很亲的人,才会多说一些,抱歉啦,以后会顾及大家的耳朵,不说不说了。
    说不生说不嫁都是气话,情绪低落,bad days连连的时候,总会口是心非,放心啦,我已经不是那个软弱的女生,我是个妈妈,为母则强,不怕不怕啦。
    人生没有回头路没有早知道,能遇见自己心爱又爱自己的人,与他生个爱情结晶,是件幸福的事,无聊的抱怨难免,但说说就算了,积极面对人生才是真的。我现在很好,真的过得很好,只是换个地方过生活,多了两个爱我的男人,一大一小,让我欢喜让我忧。
    那个麦当劳,我当然记得,没说,以为你已经忘记了,很感激你当年陪我赴约,谢谢谢谢。
    我呢,现在是柔软但坚韧的石头,棱角几乎磨得差不多了,但是只要是为了孩子,还是可以坚硬起来,保护他守护他。人总会长大,时间长短不同,我被迫长大,在妈妈过世之后,一夜长大,因为我必须背负起妈妈的角色,养育我的小孩。
    很羡慕你还是依然故我地生活着,可以拒绝长大,真好。也期待你能找到属于你幸福的方向。

  2. 林雨桑说道:

    致阿果,一路来都只专注你那些很捧的图图,不知你是那国人?(新加坡,中国,台湾 or ? )想不到这篇少了图画的"鸡蛋的唠叨",发现你驾驭文字的功力也非同凡响,真是可喜可贺!好捧!
     
    致陈石,先声明,我不知阿果是谁,也是最近几星期在这"欢乐温度计"才认识他的才华—–其实从阿果的字里行间,他也把你当亲人看,所以才会把久未相聚的"积情"一股脑儿的通过文字宣泄出来——他也蛮怀旧的,坦白说,能怀旧的人都是重感情的好人!
    而对你的印象是从"我报"得知.真的很佩服你,远渡重洋,从新加坡嫁去台湾的那份勇气,就己经很令人感动了! We Singaporean salute YOU ! 加油!

  3. 阿果说道:

    鸡蛋,因为大家都熟到透了,所以很自然就用上“唠叨”,我知道你不会在意的。而且,我们也不会嫌弃你难得的唠叨,不然死党要来做什么?对不?有唠叨,记得有我们在。
    那天看你抱着那么大的言言,我就知道你已经是“稳如泰山”的石敢当了!加油!
     
    回林雨桑,谢谢你经常留言。我自然是如假包换的新加坡人。新加坡虽然小,但人才也不少!哈哈!

  4. Unknown说道:

    To 阿果:
    哎哟,放心啦,我不介意你说我唠叨,别这么认真啦。但是,下次回去我却期许自己,一定要从容些,就不会有情绪性的唠叨,而是快乐地聊天了。你们呀,当然是我永远的死党,这是不会改变的,即使一切都变了。
    To 林雨桑:
    是啊,阿果是个念旧的人,当然是个性情中人,我们自大学认识已经超过十年了,是老同学是死党,所以总习惯直来直往。
    谢谢你。我其实没那么勇敢啦,只是随着爱情随着孩子,走出温室,让孩子有个健全的成长环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